抗生素越來越沒用 世眼角癢是怎么回事衛組織:淋病或將無藥可治

(原標題:世衛組織發布新方針:淋病或將無藥可治)

抗生素越來越沒用 世衛組織:淋病或將無藥可治

淋球菌耐藥菌株已傳播到世界各地。圖片來源:CDC

這是又一個由細菌感染的傳染病即將面臨無藥可治窘境的信號。8月31日,世界衛生組織(WHO)發布了一份有關淋病治療的新指導方針,反映了這種性傳播疾病正在變得越來越難以治愈的發人深省的現狀。

WHO建議不再使用喹諾酮類藥物,這是一種正變得越來越沒用的抗生素。并且這也是第一次,該機構在提出應該怎么做的同時卻沒有給出可供選擇的標準藥物。

據估計,由淋球菌引發的淋病每年在全球約導致7800萬人感染。盡管有些人不會出現癥狀,但如果未經治療,這種細菌在生殖器、直腸和喉嚨會導致疼痛,并可能造成不孕和感染大腦或心臟。

之前由WHO在2003年撰寫的指導方針建議用喹諾酮類藥物治療淋病,例如環丙沙星。然而瑞士日內瓦WHO下屬生殖健康和研究部門的Teodora Wi指出,這種細菌的耐藥菌株如今已經遍及全球,從而導致喹諾酮類藥物幾乎失去了療效。如今被稱為頭孢菌素的另一類藥物成為了對抗淋病的第一道防線。

許多高收入國家基于自身數據改變了它們的指導方針。但WHO的指導方針制定的是一個全球標準,并且對于那些沒有充分監控數據的低收入國家而言尤為重要。

Wi說:“我們真的希望各國能夠在淋病的治療選擇中刪除喹諾酮類藥物。想象一下,如果非洲國家投入那么多的資金換回的卻是細菌已經對其具有耐藥性的喹諾酮。”

然而頭孢菌素類藥物——包括一種被廣泛使用的藥物頭孢曲松鈉——也有其自身的問題。Wi指出,有46個國家報告稱淋病菌株對頭孢曲松鈉的敏感性降低,同時 有10個國家表示患者對通常使用的抗生素沒有反應。加拿大多倫多市安大略省公共醫療局醫學微生物學負責人Vanessa Allen表示:“我們有可能失去有效治療淋病的最后的抗生素。”

即便頭孢菌素類藥物失效,醫生們依然還有一些選擇。新的指導方針建議嘗試組合藥物,包括老一些的抗生素,例如慶大霉素和奇霉素。但有關這些藥物的研究相對較少,并且眾所周知,淋球菌能夠很快演化出針對這些藥物的耐藥性。

Wi表示,WHO正在積極開發新的淋病治療藥物。“我認為,我們在5年內便能研制出新藥。”

目前,幾個可供替代的抗生素非常缺乏吸引力。在青霉素于20世紀中葉變得可以獲得之前,淋病病人往往不得不在醫院忍受著痛苦的治療。

“機械干預措施包括通過導尿管將大量碘溶液注入尿道或陰道,或將病人置于一個溫度達43攝氏度的“熱箱”里,從而試圖殺死細菌。”Allen說,“而回到 這個 前抗生素時代的可能性正變得越來越大,除非我們能夠減緩細菌耐藥性的發展速度,或是足夠快地研制出一種新藥。”Allen指出,治療指導方針的改變在英國 及加拿大帶來了耐藥性的降低。“但我們必須看到這樣做在全球規模將產生什么樣的后果。”

WHO同時修訂了治療衣原體和梅毒的指導方針,這另外兩種重要的性傳播感染的耐藥性尚沒有構成嚴重問題。例如,一劑量的芐星青霉素仍被認為是治療梅毒的最佳選擇。但Wi表示,這種藥物面臨短缺的問題,“它是如此的便宜,這讓許多制藥公司都不再想生產它”。

Wi說,WHO正在致力于解決這一問題。梅毒對于孕婦而言特別危險,后者能夠向胎兒傳播這種疾病,據估計這在全球每年的新生兒中導致了143000例流產及62000例死亡。

淋病是以泌尿生殖系統化膿性感染為主要表現的性傳播疾病。其發病率居我國性傳播疾病第二位。淋球菌為革蘭陰性雙球菌,離開人體不易生存,一般消毒劑容易將 其 殺滅。淋病多發生于性活躍的青年男女。近年來世界淋病有明顯增加的趨勢。我國自1975年以后,淋病又死灰復然,病人逐年呈直線增多,是性病主要發病病 種。

王鳳枝

孕百科:抗生素越來越沒用 世眼角癢是怎么回事衛組織:淋病或將無藥可治

崛起的武士电子